Y先生今天也很帅

超爱文豪野犬,
大爱织田作之助,
腐女一枚
偶尔吃bg

下载了一个全能扫描王( •̀∀•́ )看起来可以( •̀∀•́ )
今天是一只服务生玛尔塔小姐姐( •̀∀•́ )
画技不好,请多多关照(ง •̀_•́)ง

画了一个性转裘裘
画技不好,请多关照(ง •̀_•́)ง

抽不到就只能画一下了(ಥ_ಥ)心酸啊……
爱舞女小姐不解释
儿童画将就着看吧+_+

莫名伤感,感觉自己头发要掉光啊……

这是为了参加官方第五设计师活动画的修女,支持的而且有微博的小伙伴看下我微博好吗?记得点赞哦( •̀∀•́ )
微博:Y君sama
P1—2修女样子和简单的故事
P3—6修女的简介

朋友交到留白果然没有学会啊,但是我已经很努力了……
刻的不是很好,请见谅
P3刚开始刻到尾崎红叶

【原创】爱上你了

子女恋爱哦
双黑:太宰戴美
敦芥:中岛樱原
5.喜欢
  “戴美,好好听。”樱原拿笔敲敲戴美的头,“唔,好。”戴美端端正正地做好,看到戴美这样,樱原不禁觉得好笑,不过樱原没有笑出来,继续给戴美讲题,你问我这是在做什么?讲题啊,不,准确来说是在补课,数学(国木田)老师实在是没有办法,就把这个姑娘交给我了,是求我的哦(只是拜托吧……),“这个是这样的……”“等下,中岛老师!”戴美学着在学校的样子,举起手问樱原问题,樱原没有想到戴美会这样叫她,樱原故作淡定,说:“怎么了,太宰同学,有什么问题吗?”“老师,这道题的这个地方我还不太明白,可以给我讲一下吗?”“当然,我最喜欢像你这种有问题就问的同学了,噗。”樱原说完这句话差点没有忍住就笑了出来,“老师我也最喜欢你了!”戴美一本正经地说,“老师一定说‘不行哦,学生是不许向老师讲出这样的话的哦’,那我一定会回答'好的老师’。”戴美说完这句话,两人对视了一下,便大笑起来,“我猜老师一定会这么说的。”樱原笑着说,“但是呢,我不是老师,所以戴美你可以这么对我说。”“是啊,樱原你不是老师呢,老师没有像你这样有趣的。”“有趣……”樱原明显愣了一下,戴美看见樱原一愣,她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谢谢。”“哎?”“我说,谢谢。”樱原微笑着说,“从没有人说我有趣,所有人,甚至父亲母亲都认为我是一个过于认真严肃的人。”樱原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除了和也,你是第一个说我有趣的人。”“……那个和也和你关系很好吗?”戴美低着头问樱原,“还可以,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嗯……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不过我和他的关系只是朋友,你不要在意。”“嗯。”戴美听话地点了点头,“嗯,放心吧樱原。”戴美低下头继续做题,“怎么可能不在意啊!那个叫和也的小鬼,我真的想杀了他!”戴美越想越气,“戴美,你真的不在意吗……你的笔都快被你给捅坏了……”戴美这才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但是她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就会被樱原知道她喜欢她了,会被讨厌的……戴美拍桌而起,说:“那,那个,樱原,我觉得这样浪费了你的时间是不对的!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戴美你没有关系吧?”“没有没有,当然没有!”“你脸好红……”“是,是吗。”戴美坐下,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脸,侧过脸,说,“我只是很想帮你而已……”“噗。”樱原笑了,“好了,你如果想帮我的话,那就来帮忙吧。”说着,樱原站起来,“对了,你会做饭吗?”戴美点点头,“我会,不过是一点啦。”“那个不要紧,来吧。”樱原和戴美来到厨房,樱原说:“平常父母回来的晚,我就要给他们做晚饭,不过一般还是母亲做饭,请把西红柿给我,谢谢。”樱原一边切菜一边说,“有的时候我真的想像现在这样,有人和我一起聊天……抱歉,说太多了,麻烦帮忙洗下这个。”戴美接过樱原手中的菜,认真地清洗,“戴美你喜欢西红柿吗?”戴美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懵了,不,是她没有反应过来,“啊,我,我挺喜欢的。”其实戴美最讨厌的就是西红柿。
   “大功告成。”樱原和戴美把菜端上餐桌,击了个掌,一起说,“樱原你的手没事吧?”“没关系,切到手了而已,只能说是我自己不熟练。”樱原面对戴美的问题平静地说,“呐,这个给你樱原。”戴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红的创可贴,边说边帮樱原贴在手指上,“我觉得樱原的手很好看,有这样的伤口可是不会好看……哎?”樱原突然抱住戴美,樱原比戴美高很多,抱住戴美真的是很轻松,“谢谢……”樱原在戴美耳边轻轻说,突如其来的拥抱和话语让戴美的脸发红,“不用谢……”樱原松开戴美,说:“戴美的父母是不是双黑?”“是啊,姓太宰的人不多吧。”“的确不多,但是姓中岛的人倒是很多呢。”樱原一脸无奈,戴美和樱原一起笑了。
   “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知道吗?”

【原创】爱上你了

4.被英雄救美了
哈喽,みんな(大家)我还是太宰戴美,唉,我似乎在她心里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她?中岛樱原呗,我向爸爸说我喜欢她,爸爸还是一脸惊讶,你惊讶屁啊!老子喜欢女人怎么了!你不也喜欢男人,噩噩浑浑的上了几天课,中岛樱原现在真真的是躲着我,みんな!我不会这么惨吧!
太宰戴美一想到中岛樱原就哀声叹气,一点动力也没有,连和太宰治吵架和中原中也拌嘴的动力也没有了,然后中原中也命令太宰戴美出门,不管做什么,只要出门就好,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太宰戴美超那个身影挥了挥手,大声地说:“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伊莎贝拉转身看了看太宰戴美,笑着说:“戴美!”太宰戴美跑到伊莎贝拉身边,看见伊莎贝拉身边还有一个男生,长得要比伊莎贝拉高很多的男生,伊莎贝拉介绍到:“这是我父母同事的孩子。”说罢,伊莎贝拉用手轻轻拉拉男生的衣角,说,“艾瑞克,和戴美打招呼啊。”让太宰戴美没有想到的是,被称作艾瑞克的男生居然拍开了伊莎贝拉的手,还非常厌恶地说:“不要拽我的衣角,恶心。”伊莎贝拉知趣地收回手,太宰戴美生气地说:“喂!你小子欠收拾是吧!伊莎贝拉招你惹你了,你就骂人家恶心。”“跟你有什么关系!”“他是我朋友!唔,你把什么吹在我脸上了。”“一种让你浑身疲惫的药粉。”伊莎贝拉连忙帮太宰戴美擦擦脸,太宰戴美说了句不和你闹了就跑了。
“还是回家吧。”太宰戴美扶着墙想,“呼哈,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那个臭小子真是讨厌,这个粉末让我浑身没有力气,休息一下吧,我都懒得思考了。”太宰戴美靠着墙上,缓缓坐下,这时听到一个声音,“哟,这不是太宰治家里的小美女吗?怎么了这是?”太宰戴美一听声音就感觉不妙,因为她知道这个声音是那些不良老大的声音,而且他肯定还带了不止一个人,太宰戴美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恶狠狠地说:“关你们什么事!”不良老大上前挑起太宰戴美的下巴,说:“哎呦,老大的事情我们怎么能不管呢?是不是啊,老大。”他故意把'老大'咬的特别重,“手拿开!我早就不是你们的老大!”没错,太宰戴美在上高中之前,一直在混日子,而且她还是不良的头目,不过在太宰治的洗脑下,她在第一次留级之前就改过自新了,她留级只是因为学习不好而已,“这么多年不见,老大变得更漂亮了呢。”“你再碰我一下我就打断你的腿!”“来啊。”“唔。”奈何现在她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只能骂那人一句话:“bastard!(混蛋)““哎呀,老大是欺负我们听不懂英语吗?”“呵。”太宰戴美冷笑一声,“要不要我给你翻译一下。”“混/蛋。”太宰戴美刚刚张口,一个声音就传来过来,太宰戴美转头一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中岛樱原。
“你们在干什么呢?”抱着黑色外套的中岛樱原一脸呆萌,中岛樱原扫视了那群不良一眼,微微皱眉,因为她知道发生什么了,“臭丫头敢骂我们!”“不,我没有骂你们。”中岛樱原撩了一下头发,“我只是说是混蛋的意思。”中岛樱原看着气急败坏的不良,歪头一笑,“怎么,打架?你们未必打得过我,我给你们介绍一个朋友吧。”“和也,出来。”“嘛嘛,被发现了,不好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着我啊。”“知道啊。”“唉。”和也看了看那群不良,眯起本就笑眯眯的眼睛,朝他们伸出手,说:“呐,不要打架啊,我们交个朋友吧。”其中一个不良想都没想就握住了和也的手,在握住的一瞬间,那个不良就被和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和也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说:“真是一个蠢家伙,连思考都不思考,我真的会和你们交朋友?愚蠢,你们欺负了我朋友的朋友。”“你们两个……啊啊啊啊!”其中一个不良的话都没说完,胳膊上就出现了一个鲜血淋漓的口子,其他人也发出了惨叫声,“啧啧。”太宰戴美顺着声音看去,看见中岛樱原手中的外套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怕的黑兽,但是中岛樱原没有害怕,还一脸高兴地说:“罗生萌做的好!”说罢,便用极其恐怖的眼神看着那群不良,说:“転がす!(滚)”那群不良吓得赶紧跑了。
“太宰同学?你怎么在这?”中岛樱原一边扶太宰戴美起来,一边问道,“啊咧?”太宰戴美抓抓头发,说,“妈妈让我出来逛逛。”太宰戴美看到和也,问中岛樱原:“这位是?”“啊,他是我的朋友,和也。”“你好。”和也伸出手,“我是和也。”“你好。”太宰戴美没有握住他的手,她害怕她自己被这个家伙摔在地上,“放心吧,我不摔你。”和也想看透了太宰戴美的心思,笑眯眯的说,“哦哦,你好,和也。”太宰戴美舒了口气,握住了和也的手,“请问,你的全名是什么?”“江户川和也。”“江户川……”太宰戴美愣了一下,“我个大操……”虽然太宰戴美没有说出来,但是江户川和也却像猜到了太宰戴美的想法,笑了笑,说:“很惊讶吧,不要惊讶,我没有像江户川乱步一样聪明。”“哦哦哦。”“我走了,下次见。”“拜拜。”等江户川和也走后,太宰戴美问中岛樱原:“中岛同学,你家住在附近吗?”“不要生疏,叫我樱原就好,我家不住附近,我是到附近洗衣房去把母亲大人的衣服给洗衣房。”“可是。”太宰戴美看了看中岛樱原手中的外套,疑惑地问,“你母亲只有一件衣服?”太宰戴美问完她就后悔了,“好傻的问题,她会鄙视我吧。”但是中岛樱原耐心地说:“不,这是母亲大人常穿的衣服罢了,父亲大人很爱母亲大人的。”“我看见衣服变成了怪物,冒昧地问一下,你母亲大人是谁?”“芥川,芥川龙之介。”“!!!!!!!”太宰戴美吓的画风都要变了,“再见!谢谢你的帮助!”太宰戴美撂下这句话就跑了,只留中岛樱原在风中凌乱。
“爸爸爸爸!”太宰戴美一开门就喊太宰治,“我知道昨天那个女孩的母亲是谁了!”“怎么?戴美要把美丽的小姐介绍给我吗?”“不是,她的母亲是你徒弟!”“徒弟?”“哎呀!不是一个女人!”“那是一个男人?”“嗯。”“不会是……芥川?”“对对对!”“……卧操……”“你卧操什么啊!不要两篇都是一样的结局好吧!”

【原创】爱上你了

3.爸爸,我好像恋爱了
“嘛,开学典礼是真的很无聊呢。”太宰戴美嘴里叼了一根草,无奈地说,“伊莎贝拉,你说为什么要有开学典礼这种东西呢?”被称作伊莎贝拉的男生敲了敲下巴,想了想,用他空洞而又懒散的声音说:“可能是老师要让同学们熟悉熟悉老师和校园吧。”“你确定?从初中部到高中部的老师我都认识。”“那是你,别人可不认识。”“啧啧啧。”两人一起走进礼堂,坐在比较靠后排的座位上,“伊莎贝拉,我一直记不住你的姓名哎。”“伊莎贝拉•柯克•洛夫克拉夫特。”“?”“?你妹。”伊莎贝拉给了太宰戴美一记眼刀,太宰戴美问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你今年多大?”“嗯…17岁了。”“你比其他上高中的孩子的年龄大呢,为什么呢?”“我有一年都待在家里,除了中葡萄和干农活以外,我宁愿在家也不愿出门。”“伊莎贝拉,你一个男生怎么会叫'伊莎贝拉'呢?”“不知道呢。”“……你爸妈是不是喜欢女生一点。”“可能。”“刚刚那个不是问句……”
开学典礼是愉快(并不)的结束了,所有人回到了他们的班级,太宰戴美也是,今天生物老师讲孩子是男性的精子和女性的卵子结合在一起才生下来的,还没讲完,太宰戴美立马举手否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太宰戴美被叫家长了,对,就是如此简单粗暴。
在老师的训斥中,她只能老老实实听着,因为,中原中也在她身边,如果太宰戴美再次顶嘴的话,中原中也可能回家会给她两拳顺便骂骂太宰治青花鱼和没有管教好女儿,好像他不是太宰戴美的妈妈一样,虽然中原中也不喜欢听老师讲这么多话,但是这种场合他也必须听着,谁让太宰戴美的妈妈是他,而太宰治就不一样了,老师像是他的一个故人似的,每当老师在训斥太宰戴美的时候,太宰治就会“嗯嗯。”“就是。”好像太宰戴美不是他女儿一样,还有可能突然就和老师聊起了家常,这样的太宰治总会被中原中也打上不止两拳,甚至会一脚踹飞。
“太宰同学,你都留级两次了,是不是应该好好学习了。”知道为什么太宰戴美18岁却上高一了吧,留级呗,“太宰同学,你真的应该学下A班的中岛樱原同学,啊,中岛同学也在,中岛同学过来一下。”老师朝中岛樱原挥挥手,正在帮数学老师批改作业的中岛樱原听到生物老师的话,放下作业走了过来,“老师好,请问有何吩咐?啊,你们也好。”中岛樱原朝老师和太宰一家鞠了一躬,“太宰同学,你看看人家多有礼貌。”“切。”太宰戴美连正眼也不看中岛樱原一下,不屑地说,“多半是装的吧。中岛樱原听了太宰戴美的话,微微皱眉,缓缓开口:“太宰同学,你这样是很不礼貌的,在下很不喜欢。”中岛樱原在特殊的时候会称自己为'在下'太宰戴美听后,刚想反驳几句,但是看到中岛樱原的正脸的时候,她竟有些看呆了:中岛樱原精致的脸上因为生气而添加了几分怒意,漂亮的黑色眼睛中透露出别人猜不透的神情,白色的头发被轻轻挽在后面,黑色的两撮头发散在耳边,头上还插着红色的簪子,黑色的和服和她很是般配,太宰戴美还想骂她一句虚伪,但是,张口却说:“对……”“嗯?”“对不起!”太宰戴美朝中岛樱原深深地鞠了一躬,“哎哎哎?”中岛樱原也很是惊讶,她很疑惑太宰戴美的态度变化为什么会如此的快,“对不起!中岛同学!是我唐突了,你可不要生气。”太宰戴美说完,竟会觉得脸有点烫,“你没有事情吧?为什么脸会这么红?”“没,没事,老师,我会努力向中岛同学学习的,我们先走了!”说完太宰戴美拉着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就跑了出去,“唔?”中岛樱原轻轻歪头,露出疑惑的表情。
出校门后,太宰戴美的脸红通通的一直低着头,“哇,我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太宰治好像在想什么事情,对中原中也说:“中也。”“嗯?干嘛?”“我刚刚在想,那个女孩的头发颜色和样子跟敦君有几分相似,还以为他是敦君的孩子,不过她的性格和敦君一点不像。”“那又怎么样。”“我是说,她还和芥川有点像,不止是性格,还有气场,一种很强大的气场。”“哈?你开玩笑吗?怎么可能。”“说不定有可能呢。”“爸爸……”一直低着头的太宰戴美发话了,“怎么了?”太宰治温柔地笑了,“我好像……恋爱了……”
“……卧槽……”

【原创】爱上你了

2.我的家庭(二)
(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
皆さん、こんにちは。(大家好)我是樱原,中岛樱原,我是一个安静的女孩,非常懂礼数,今年16岁,喜欢把白发盘起来,插上红色的簪子,把少数黑发散在耳朵两边,母亲大人告诉我,弱者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我认同,父亲大人告诉我,要好好学习,对任何人要有礼貌。我也认同,我的学习一直很好,我喜欢数学和历史,不喜欢音乐,讨厌弱者,喜欢吃鱼和蜜桔,不喜欢喝茶,喜欢和服,我有些喜欢母亲大人的罗生萌,不,罗生门,有点可爱呢……
“ おはよう(早上好)父亲,母亲。”穿着黑色绣有玫瑰和服的中岛樱原对坐在桌子前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鞠了一躬,“嗯。”芥川龙之介淡淡地回答道,中岛敦挠挠头,有些许无奈地说:“樱原啊,在家里就不用这样了,感觉有点奇怪。”“好的,父亲大人。”“不是……”“好了。”芥川龙之介放下手中的茶,问中岛敦和中岛樱原,“早饭你们想吃什么?”“茶泡饭!”“……”芥川龙之介无奈地摇摇头,转身问中岛樱原,“樱原想吃什么?”中岛樱原露出期待的表情,说:“可不可以吃鱼啊?”“可以。”“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非常感谢),母亲大人!”中岛樱原深深地对芥川龙之介鞠了一躬,芥川龙之介微微笑了一下,走向了厨房,中岛樱原跑到厨房,说:“我来帮忙,母亲大人。”“我也来。”
这一家吃饭就比那一家安静多了,但是某人就是不消停,“@%•/~?”中岛敦把饭塞的满嘴,但还是不停地给中岛樱原说话,中岛樱原只得回应中岛敦,一边慢慢喝汤一边慢慢回应中岛敦,“是父亲大人告诉我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的。”“@%•/~”“可是就算你们是我的家人我也要礼貌对待。”“@%•/~”“@%•/~”“哎?校服还没有发,我可以穿和服去学校吗?”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点点头,“谢谢父亲大人母亲大人!”“@%•/~”“父亲大人,你可不可以把饭咽下去再说话……母亲大人,父亲大人对你说,可不可以不要再穿花边小洋裙了,有人都问他什么什么多了一个姐姐。”芥川龙之介听到这句话脸都黑了:“罗生门。”“唔啊啊啊啊啊!”然后就传来了中岛敦的惨叫,“噗嗤。”中岛樱原捂住嘴,想掩饰自己的笑意,但是身体的抖动和声音出卖了她,接着中岛樱原一把抓过罗生门,开心地说:“罗生萌!可愛い(可爱)”“咕?”罗生门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嗷嗷嗷嗷唔!”“可愛い(可爱)!”芥川龙之介收回了罗生门,中岛樱原却一脸失望,中岛樱原抬头看了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出门了。”说完就背上书包穿上了木屐,“等下。”芥川龙之介把一盒便当递给中岛樱原,说:“便当,拿好了。”“嗯,谢谢母亲大人。”中岛樱原走出了家门,有阵阵微风吹在脸上,“今天有风呢。”中岛樱原如此想到。